事工相对论│门训循环

事工相对论│门训循环

Hi,我是Tim。这又是一篇没有答案的牢骚。

之前在朋友圈转过一篇《关于门徒训练的混淆》。文章引用了Michael Wilkins的观点,认为教会门训现在的问题在于“在理解耶稣所行以及作主门徒中我們应当做什么,并没有达成共识”。这共识可以体现在许多方面。我想仅就门训的循环周期作一些思考。

图源:https://www.riversidedenver.com/discipleship

在马太福音28章的最后,主向即将诞生的教会颁布了大使命:使万民作主的门徒,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项就是通过教会的教导使门徒遵守主的命令。这也是教会能不断繁衍、存续至主再来的日子的关键。接受过训练、信仰成熟的门徒,再教导、训练新门徒,帮助他们在信仰上日渐成熟。信仰的传承是通过训练门徒来实现的。

那么,门徒训练的周期有多久呢?换句话说,经过多长时间的门训,才能使一个门徒达到一个程度,能够门训他人?不难发现这样的现象:有的信徒成长很快,而有的信徒多年像岸边露伴一样一动不动;有的信徒一上来就技能全交,结果后劲不足,甚至不幸阵亡,而有的信徒一开始不起眼,却一直猥琐发育,后期出山拯救世界。给信徒提供的教导、训练是可控的,但信徒的成长是不可控的。尽管使改变发生的力量来自圣灵,但这并不会免除门徒训练和世俗教育在效果上具有相同的呈现模式。

图源:https://post.m.smzdm.com/p/a6lrrqkz/

不可控往往带来焦虑。教会们一面仍然没有停止呼喊“生命影响生命”,一面却开始采取工业化的方式,试图以复制粘贴般的标准流程来制造门徒。门徒训练被简化成了一套课程——如果曾几何时,训练门徒不是靠着一套课程的话。虽然中国的现状不允许出现mega-church,但似乎教会的规模越大,就越倾向于采用流水线式的门训。我倒是不知道门训标准化和教会规模不断扩大,哪个是鸡,哪个是蛋,不过这两者往往成对出现。相应的,小规模的教会或许也使用固定的门训课程,但相较于mega-church更容易建立起真实而持久的团契和门训关系。我见证了A教会从不到50人发展到超过300人的过程,也见证了会友从能互相叫出每个人的名字、到许多人只是点头之交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的过程。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这话用在属灵生命的建造上一点都不为过。在这个几乎一切都可以工业化的时代,或许只有园丁、教师、医生这些行业才能幸免于被机械取代。因为他们要对生命负责,而生命源于神,受造可畏,难以测度,他们的工作无法以机械化的流程来取代。主培育门徒三年之久,成果只有约翰在十字架下接受照顾他母亲的托付。若不是圣灵受差遣而来,门徒们就一辈子都无法想起主对他们说过的话。如果今天的教会认为可以靠一套为期两三年的课程就完成门徒训练、然后迫不及待地把毕业生差遣出去,那恐怕是过于狂妄了。

图源:http://www.thebeaconchurch.com/discipleship/

这个时代不缺乏大能的讲员,更不缺乏优质的讲道。那些已经逝去的伟大传道人留下的讲道,我们一辈子都听不完。这个时代缺乏的是一群用最“笨”的办法带门徒、建造教会的人。我不是伟大的传道人,所以与其用3、4年带十来位门徒,或许用十多年带3、4位门徒,才更符合我(和大部分传道人)的恩赐与呼召。

服侍相对论|查经在左,咵天在右,小组在中间

服侍相对论|查经在左,咵天在右,小组在中间

Hi,我是Tim。

如今,小组在很多教会已经是不可或缺的牧养工具。尽管很多人不知道也不关心这种聚会形式从何时何处缘起,又是怎样被自己所在的教会吸收的。自然,不同教会接受小组的具体过程不同。不过更让人(我)在意的是,小组的定位究竟在哪里,它该起到什么作用,哪些责任不是它应该背负的。

图源:https://www.gbcpg.org/category/blog/cell-group/

A教会关于周间小组的设想很美好:让组员交流生活,并且学习用圣经指导生活。组长就是小牧者,否则小组就不可能达到它的目的。不过牧者这个称谓有多荣耀,它的责任就有多沉重。主呼召我们成为门徒,为此接受(门徒)训练,甚至可以套用九标志提出的概念——彼此门训——但圣经里似乎找不到一处经文要求门徒作彼此的牧者,而是把这个职分留给了具有恩赐和呼召的人。

让我好奇的一点是,其实A教会没有严肃的查经小组,以至于信徒对查经感到很陌生。让他们熟悉的是,下班后(空着手)来到组长的、或某位愿意接待弟兄姊妹的小组同工家中,在(仅仅礼节性的)寒暄中共享主人提供的爱筵,然后根据组长的指示,用手机app找到本周要查的经文段落,读过两遍后,再看看相关的简释材料,回应一下之前设计好的送分题般的提问,就可以进入到大家最期待的生活交通环节了。于是,最吸引大家来到小组的,就成了东家长西家短对自己好奇心的满足,以及一群(看似)具有耐心、同理心的人对自己牢骚的聆听了。

图源:https://www.signupgenius.com/church/church-icebreaker-questions-for-small-groups.cfm

十分正确地,教会反复强调了,小组不应该沦为咵天闲聊甚至往来传舌的场合,而要围绕圣经的教导来交通生活、彼此劝勉。但是另一方面,教会又阻止小组长把小组时间变成了查经会,不要过于深入探究圣经的意思,而是要把重点放在圣经对信徒生活的指导应用上。Emmm,这就好像不给一个人吃饱,却要求他有充沛的体力能承担重活儿。一个人可能吃饱了却不好好干活,但吃不饱是肯定没法好好干活的。同样,把一段经文解释清楚、研究透彻了,不一定能导出好的生活应用,但是不把经文解释清楚,是肯定不能导出好的生活应用的。肤浅的经文理解,至多只能带来肤浅的应用挑战。

这就是为什么小组即使留住了受邀请而来的慕道友、新组员,也没有改变他们的能力。这就是为什么有组员找我帮助解决ta的困惑,因为ta看到组长每周都为招待组员而操劳、出钱又出力,而那么多组员都心安理得地空着手来参加小组,再空着心回去(后面这句是我加的)。神话语的缺失,就是属灵能力的缺失。本应该成为传福音和牧养最前线的小组,实际上只是另一个社交场所罢了。不用扯什么生命影响生命。没有神话语的浸润,组长的生命都够呛。与其期待不靠谱的生命带来的影响,还不如赌一下永不改变的经文。

图源:https://riverwordchurch.co.za/rwc-info/

实际上,不能指望组长带领查经小组。论责任,这是教会牧者的;论能力,其实作为牧者也不好说。准备一次查经学习带领所需要的精力,并不亚于准备一篇主日讲道。退一步讲,即使有一天,圣灵大发慈悲地让小组长都获得了带领查经的恩赐,那么组员们生活交通的需求又该如何满足?一次查经+生活交通的小组聚会,有可能在3个小时内结束吗?至少,我不喜欢太多占用信徒的时间,那就只好提高效率了——连上课拖堂几分钟我都会有罪恶感。

那该怎么办呢?老实说,我也不知道。我只是或许固执地相信,神的话才具有改变人的力量。执念很容易带来苦恼,尤其是看到别人也作出同样的宣称,却在行动上与那些宣称相悖时。于是执念就会化为牢骚,仿佛我也坐在某个高不成低不就小组里。

如坐针毡。如芒在背。如鲠在喉。

事工相对论丨无内鬼,来点苏联笑话

事工相对论丨无内鬼,来点苏联笑话

编按:内容原型,懂的都懂,小编做的只是复制、粘贴、修改。修改的部分,则是把主角换成了改革宗。不是对改革宗有什么不满。小编在改革宗教会信主受洗,接受的是改革宗神学教育,又在改革宗教会服侍,改革宗教会于我就是属灵的母亲。但是在今天的改革宗里,小编看到一些乱象,所谓爱之深、责之切,痛心之余,苦中作乐罢了。惟愿改革宗教会里出现更多敬虔、忠心、不为自己图谋大事的、宁愿“他必兴旺、我必衰微”的弟兄姊妹。

一位牧师结束了一天的劝惩服侍,回到办公室,突然独自哭了起来。
对面办公桌的同工奇怪的问道:“有什么伤心的事吗?”
“是啊,”牧师用手帕擦着眼泪:“一个很惊人的丑闻……”
“哦?说来听听?”
“你疯了吗?!我刚判了揭发这件丑闻的家伙开除教籍!”

 法学家、外科医生、建筑师和宗派主义者争论谁的职业更古老。
“当上帝把亚当和夏娃逐出伊甸园,这就是法律行为。”——法学家说。
“请听我说,在这之前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时,这就是外科手术。”——外科医生说。
“请听我说,比这更早的时候上帝创造了世界,在这之前完全是一片混乱。”——建筑师说。
“那么,又是谁创造了混乱呢?”宗派主义者骄傲地问道。

一个愁眉苦脸的会友一边走路一边自言自语:释经讲道没有,小组查经没有,探访安慰也没有……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看起来像是牧者的人小声对他说:你要是再这样诋毁我们伟大的改革宗教会,我就要发公众号咒诅你了!那个弟兄看看牧者,继续自言自语:看看,连惩戒也没有……

——拉宾诺维奇弟兄,你经常读我们公众号吗?
——当然,要不我怎么知道我们的教义最归正?

“假设你在教会里,而一个陌生弟兄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,你该怎么做?”
“立即去阻止他对教会的论断!”

一位弟兄发朋友圈抱怨道:“这种群真差劲儿!!!!!”结果被一位群主看到而遭咒诅。弟兄辩解说:“我根本没讲是哪个群,你怎么可以随便咒诅我呢?”” 你少骗人!”群主咆哮道,“我在网上教导二十多年了,哪个群差劲我会不知道吗?!”

拉宾诺维奇长老到浸信会办事,在那里,他给牧师发了一条微信:“我选择了真理。”这事发生后,牧师马上召集了牧长会谴责拉宾诺维奇长老,并要做出惩戒决议。在会议中间,拉宾诺维奇长老突然走进了会场!全场哑然。
拉宾诺维奇长老说道:“我非常感兴趣,你们是怎样理解真理的。”

——你为什么被惩戒?
——我反对XX牧师。
——你又为什么被惩戒?
——我支持XX牧师。
——你呢?
——我就是XX牧师。

一个人在教会里大骂:“XX牧师是个吃教的!”结果被判停圣餐22年。2年是因为:辱骂牧师。另外20年是因为:泄露教会机密。

有个人向名牧汇报说:“现在有个群里正在发公众号链接,里面有您的文章,每当您的文章一发出来,群友就热烈回应阿们!”名牧听了以后非常得意。
有一天他注册了一个小号,加到那个群里。看着群里的公众号链接,他陷入了沉思,忘记了发阿们。这时群里有人加了他,在私聊里紧张地说:“哎!你为什么不阿们?不想呆在群里了?!”

某名牧在做关于五年服侍成绩的报告:在A市新建了一个神学院。
会场里有人说:“我刚从那回来,那没有什么神学院。”
名牧没有回答,继续说:“在B市已建成了一个主内学校。”
会场里有人说:“一周前我在那里,那里没有什么主内学校。”
名牧:“弟兄们,你们最好少东游西逛的,要多看一些公众号!比如若水漫海!”

一个改革宗会友准备转会去福音派,牧师知道了很不高兴,于是组织了辅导小组给他做思想工作。牧师说:“弟兄,你为什么要去福音派?是因为不满意没有怜悯?”
“不是。”
“是因为不满意讲道太差?”
“不是。”
“是因为不满意探访太少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我们不明白了,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,为什么要去福音派?”
“因为在福音派,我可以有不满意。”

一位改革宗会友在教会敬拜时,对旁边说:
“您好弟兄,请问您是牧者吗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您的家人或直系亲属有在牧会的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您有自己写公众号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您把脚拿开好吗,您踩到我脚了。”

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……

事工相对论丨讲道的前摇,后摇,霸体

事工相对论丨讲道的前摇,后摇,霸体

和我一开始对这里的期待一样,我不会直接谈服侍本身,也不希望在这里教导别人什么。这里可能出现任何奇奇怪怪的文字,就是不会出现正襟危坐的讲章,或是正儿八经的课程。

讲道侍奉之于我,似乎是一种矛盾的存在。我乐于看到弟兄姊妹在圣经的传讲中,被神的大能安慰,生活发生改变。但是我也总想逃避这门差事。准备讲道的过程是一种煎熬,少有欢快的时候。在讲道的前一周,我的生活基本上是紊乱状态。读经计划停滞,健身打卡停止,服侍上的各种突发状况接踵而来,屡试不爽,也不知道是魔鬼的攻击还是上帝的操练,抑或兼而有之。讲完道带来的解脱,似乎可以和看到讲道的果效带来的喜乐并驾齐驱了。

但这仅限于线上崇拜。现在礼拜被迫在线上进行,听众如果用微信来反馈讲道,毕竟天然就要克服两面屏幕带来的隔阂。据说在很多教会里,线下礼拜结束后,讲员会在教会门口与参会者握手问候、送别。这项活动,大概是讲员可以最及时和直观地听到对讲道的反馈的时候。

不过,如果教会中午管饭,会友不是必须和讲员打照面,讲员就不容易听到讲道反馈了。我的教会一直有中午管饭的好传统。尽管在大家一同用餐时,信徒大可来告诉讲员Ta对讲道的看法,不过更多的弟兄姊妹,似乎更愿意和一周未见的属灵家人们畅谈一番。毕竟与讲员握手会不同,礼拜后的爱宴上,你可以选择和谁聊天,或是自己埋头吃饭,没有面对讲员的必要。 

在很多格斗类游戏里都有“前摇”、“后摇”和“霸体”的概念。在出招时,必须完成才能打出效果的动作就是前摇;在打出效果后,角色会继续完成的招式动作就是后摇。前摇是不可避免的,而且会给对手反应时间。对手可以在招式前摇时间里选择躲避,或者用出手更快的招式打断我方的招式。而后摇是可以避免的,高手必须会用其他动作取消招式后摇,把时间利用最大化。而霸体则是一种不怕招式在前摇期间被打断的状态。有的招式本身就带有霸体效果,不过更多情况下,霸体是靠其他有限的资源来发动的。

就像前摇一样,讲章的预备也是不可避免的,而且预备工作时常被各种意外状况打断。思路很难连贯起来,效率就只能维持在低水平。如果平时对于例证和应用的默想积累不够,就更难拿出充分的内容来完善讲章了。

讲道完成,就进入了后摇状态。后摇其实是舒适的。一个招式完整的动作必定包括后摇。大概很多教会都将周一作为全职工人的安息日,供服侍者,尤其是讲员来进行后摇。无论是多睡几个小时,或是安静地做做家务,看看闲书刷刷剧,尝试一道新料理,还是外出逛公园、压马路,除了去周一休馆的博物馆扑个空,都是健康又便宜的后摇动作。高手不断取消后摇的确是制胜之道,但是也让游戏角色一直处于招式动作做不完的紧张状态。

那能不能开着霸体来预备讲章呢?预备讲章时的霸体状态,大概就是飞行模式了。但是飞行模式充其量只是一种逃避,仍然解决不了根本问题。一些重大、紧急的事工可以轻而易举地破解飞行模式的霸体状态。谁跟谁要闹离婚了,谁被拉进异端了,谁家有人回天家了…突发状况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。与其依赖这种靠不住的霸体,倒不如做好工作,不要让这类比霸体还不讲道理的事件,让自己不得不面对痛苦的打断。

一个成熟的讲员,在讲台上的表现只是冰山一角罢了。他们知道如何在预备讲章时,如何不被干扰地做完前摇动作。他们也知道在什么时候,可以开霸体状态,把不重要的事项推掉。他们还知道如何取消后摇,调整身心状态,从把讲道结束作为安息的开始,变成作为新一轮服侍的开始。

接下来要设计两门新课程,而且deadline都快要怼脸了。必须取消后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