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工相对论丨无内鬼,来点苏联笑话

编按:内容原型,懂的都懂,小编做的只是复制、粘贴、修改。修改的部分,则是把主角换成了改革宗。不是对改革宗有什么不满。小编在改革宗教会信主受洗,接受的是改革宗神学教育,又在改革宗教会服侍,改革宗教会于我就是属灵的母亲。但是在今天的改革宗里,小编看到一些乱象,所谓爱之深、责之切,痛心之余,苦中作乐罢了。惟愿改革宗教会里出现更多敬虔、忠心、不为自己图谋大事的、宁愿“他必兴旺、我必衰微”的弟兄姊妹。

一位牧师结束了一天的劝惩服侍,回到办公室,突然独自哭了起来。
对面办公桌的同工奇怪的问道:“有什么伤心的事吗?”
“是啊,”牧师用手帕擦着眼泪:“一个很惊人的丑闻……”
“哦?说来听听?”
“你疯了吗?!我刚判了揭发这件丑闻的家伙开除教籍!”

 法学家、外科医生、建筑师和宗派主义者争论谁的职业更古老。
“当上帝把亚当和夏娃逐出伊甸园,这就是法律行为。”——法学家说。
“请听我说,在这之前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出夏娃时,这就是外科手术。”——外科医生说。
“请听我说,比这更早的时候上帝创造了世界,在这之前完全是一片混乱。”——建筑师说。
“那么,又是谁创造了混乱呢?”宗派主义者骄傲地问道。

一个愁眉苦脸的会友一边走路一边自言自语:释经讲道没有,小组查经没有,探访安慰也没有……这时旁边走过来一个看起来像是牧者的人小声对他说:你要是再这样诋毁我们伟大的改革宗教会,我就要发公众号咒诅你了!那个弟兄看看牧者,继续自言自语:看看,连惩戒也没有……

——拉宾诺维奇弟兄,你经常读我们公众号吗?
——当然,要不我怎么知道我们的教义最归正?

“假设你在教会里,而一个陌生弟兄坐到你的身边并开始唉声叹气,你该怎么做?”
“立即去阻止他对教会的论断!”

一位弟兄发朋友圈抱怨道:“这种群真差劲儿!!!!!”结果被一位群主看到而遭咒诅。弟兄辩解说:“我根本没讲是哪个群,你怎么可以随便咒诅我呢?”” 你少骗人!”群主咆哮道,“我在网上教导二十多年了,哪个群差劲我会不知道吗?!”

拉宾诺维奇长老到浸信会办事,在那里,他给牧师发了一条微信:“我选择了真理。”这事发生后,牧师马上召集了牧长会谴责拉宾诺维奇长老,并要做出惩戒决议。在会议中间,拉宾诺维奇长老突然走进了会场!全场哑然。
拉宾诺维奇长老说道:“我非常感兴趣,你们是怎样理解真理的。”

——你为什么被惩戒?
——我反对XX牧师。
——你又为什么被惩戒?
——我支持XX牧师。
——你呢?
——我就是XX牧师。

一个人在教会里大骂:“XX牧师是个吃教的!”结果被判停圣餐22年。2年是因为:辱骂牧师。另外20年是因为:泄露教会机密。

有个人向名牧汇报说:“现在有个群里正在发公众号链接,里面有您的文章,每当您的文章一发出来,群友就热烈回应阿们!”名牧听了以后非常得意。
有一天他注册了一个小号,加到那个群里。看着群里的公众号链接,他陷入了沉思,忘记了发阿们。这时群里有人加了他,在私聊里紧张地说:“哎!你为什么不阿们?不想呆在群里了?!”

某名牧在做关于五年服侍成绩的报告:在A市新建了一个神学院。
会场里有人说:“我刚从那回来,那没有什么神学院。”
名牧没有回答,继续说:“在B市已建成了一个主内学校。”
会场里有人说:“一周前我在那里,那里没有什么主内学校。”
名牧:“弟兄们,你们最好少东游西逛的,要多看一些公众号!比如若水漫海!”

一个改革宗会友准备转会去福音派,牧师知道了很不高兴,于是组织了辅导小组给他做思想工作。牧师说:“弟兄,你为什么要去福音派?是因为不满意没有怜悯?”
“不是。”
“是因为不满意讲道太差?”
“不是。”
“是因为不满意探访太少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我们不明白了,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,为什么要去福音派?”
“因为在福音派,我可以有不满意。”

一位改革宗会友在教会敬拜时,对旁边说:
“您好弟兄,请问您是牧者吗?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您的家人或直系亲属有在牧会的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您有自己写公众号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您把脚拿开好吗,您踩到我脚了。”

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呜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