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·鉴|方舟——《午夜弥撒》EP7

先作个预告吧。虽说这是《午夜弥撒》的最后一集了,我倒并不打算在这篇文章中停止对这部电视剧的讨论。这部剧值得深入作一些分析的主题还是不少的,比如邱慕天先生就以“传道人的安全感”为切入点,对这部剧作了一些发散——或者说,借助这部剧,就“传道人的安全感”这个话题表达了一些看法。


牺牲

人类小队回到了萨拉医生的屋子,稍作补给,并且商议对策。克罗克特岛已经完了。他们要逃走并不难,但接下来怎么办?吸血鬼会趁着夜晚渡海到大陆上,那么局面就无法控制了。所以他们决定毁掉岛上其他的船,让吸血鬼无法渡海,同时还要毁掉供他们躲避阳光的建筑,让日出成为他们的末日。他们还要保护华伦和丽莎这两个少年,让他们能划船离开小岛。为了做到这些,可能需要有人牺牲。但就像伊琳所说,这正是圣经教导的。

第一个牺牲者很快就出现了。贝弗和斯特奇找到了人类小队,开始往屋里扔火瓶。安妮决定留下来拖延时间,好让其他人得以转移。安妮痛心而怜悯地指责贝弗,她的傲慢毫无根据,上帝并没有比爱其他人更爱贝弗。安妮如何证明她所说的?贝弗对安妮的判断感到沮丧、甚至不屑而愤怒,这就是贝弗提供的最好论据。当贝弗意识到安妮只是在拖延时间时,安妮突然用匕首割开了自己的脖子。贝弗和斯特奇见到喷涌而出的鲜血,就像瘾君子见到毒品一样,趴在地上吮吸起来。

火湖

吸血鬼们打算把岛上所有的房屋都烧掉,让人类无所遁形,只留下教堂和活动室,以躲避白天的阳光。但他们没想到的是,码头的船都被伊琳一行人烧毁了。接着,人类小队转而在教堂和活动室里泼洒汽油,打算把吸血鬼最后的庇护所付之一炬。

被爆头并不能杀死普鲁伊特,他和米德里德终于相认。萨拉其实正是他们的孩子。难怪在“慢炖锅派对”上,保罗神父会一直看向萨拉——就像普鲁伊特神父曾经的那样。普鲁伊特对米德里德表露心意,他做这一切,其实都是为了她,看到爱人日渐衰老、走向死亡,他试图改变这一切。但是,他现在知道他错了,这根本不是来自上帝的神迹,人们互相啃食也绝不是上帝希望他的百姓做的事。这些撕开别人喉咙的当贝弗要求神父继续扮演“门徒”的领袖时,他断然拒绝。

贝弗的自我调节和谬解经文功力依然不减。神父拒绝了上帝,这岂不是主在圣经里早已警告过我们的吗?贝弗念了两句诗,不再继续另请高明。谁能进入“方舟”活动室躲避日光、谁被撇弃在户外哀哭切齿,都由掌握了圣经解释权的常务副上帝贝弗说了算。

懊悔

神父本想让教堂成为收留遭到贝弗遗弃之人的地方,却撞见了正在教堂里洒汽油的萨拉。可他们刚刚相认,萨拉就被斯特奇开枪打死。萨拉临死前,仍然拒绝父亲给他的吸血鬼之血。普鲁伊特和米德里德抱着死去的女儿,点燃了圣帕特里克教堂,在懊悔中走向萨拉小时候最喜欢的地方——一座小桥。

趁吸血鬼们不注意,警长和伊琳已经在活动室内外都洒上了汽油。警长腿部中枪,而伊琳正要点火时却被“天使”扑倒在地,喉咙被撕开。就在人类小队的计划面临失败时,另一个懊悔之人捡起了打火机。贝弗试图让阿里把打火机交出来,而哈桑也看向了他已经变成吸血鬼的儿子。阿里点燃打火机,扔进了活动室。最后的庇护所,成为一片火海。

终局

假冒的天使趴在伊琳身上,沉浸在摄入鲜血中,而伊琳拿出最后的力气,用匕首把它的翅膀戳了一个又一个孔。她仿佛又看到了莱利,他们还坐在伊琳的家中。莱利问她,你认为我们死去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呢?不是说小脚丫,而是就你自己。伊琳想了想,给出了一个莱利式的答案,却又不仅仅是如此。她的身体机能在停止运作,渐渐只剩下精神,甚至连意识也无法再依赖于大脑。她开始腐朽,却以另一种非生命的样态继续融入这kosmos。她不再像之前那样,与她之外的世界泾渭分明,而是成为了kosmos的一部分。她的存在反而因此更加纯粹,终于在存在主义的层面拥有了意义。

但这并不合理,不是吗?如果对于莱利和伊琳而言,宗教最终通向虚无,或者仅仅只是在芜杂的世界中为软弱的人们提供一些精神慰藉,那么他们如何判断是非对错,又为何选择自我牺牲?如果人只是原子、分子偶然构成的有机体而已,那么昼伏夜出咬断别人的脖子、和过完遵纪守法的一生,这两者又有什么高下之别?也许在唯物论或自然神论的视角下,以宗教约束自己的心和言行——无论是基督教、伊斯兰教还是其他——是无意义而荒诞的,那么莱利和伊琳的舍生取义,体现的正是这种荒诞。

方舟

艾德和安妮站在追悔莫及的“人”群中,开始用《Nearer, my God, to Thee》预备迎接日出。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吟唱。如果这个血腥的夜晚是以赞美开始的,那么至少,让它以赞美来结束吧。

这对于哈桑和阿里来说也是如此。阿里搀扶着他重伤的父亲,来到了东海岸,对着太阳即将出现的方向,向安拉进行最后的敬拜。而一直扮演着审判者角色的修女贝弗,无助地等待着日出时分的审判临到己身。

圣帕特里克教堂,没能成为吸血鬼们的“方舟”,而是和克罗克特岛上的其他建筑一样,在火光中分崩离析。火焰借着风势,小岛已经成为一片火海。而载着华伦和丽莎离开海岸的最后的小船,却成为了真正的方舟。他们看到那只假冒的天使,挥舞着残破不堪的翅膀,踉踉跄跄地逃往西方,因为太阳即将从东方升起了。

破晓。普鲁伊特与米德里德,艾德与安妮,斯特奇,贝弗,和众人一同,消失在火海之中。

(赞赏随意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