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·鉴|审判——《午夜弥撒》EP6

没能完成周更,也没什么好解释的,无非是闲懒不结果子。


圣帕特里克教堂的弥撒,由于保罗神父的安排,全部改到晚上进行。受难日(Good Friday)的弥撒结束后,莱利选择了受难。伊琳没有听从莱利最后的请求,回到了克罗克特岛。尽管莱利的父母不相信伊琳,宁愿相信保罗神父,可伊琳仍然找到了盟友——萨拉医生。如果她的母亲能从老年痴呆恢复成年轻貌美的状态,那莱利在日光下被化为灰烬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?萨拉医生的研究已经有了一些进展。伊琳和米莉的血样在阳光下都会燃烧,这似乎是某种血液疾病导致的。这种病虽然能让患者越来越年轻、健康,可相应的,在这种状态中的人很容易贫血。另外萨拉推测,伊琳的孩子小脚丫,很有可能是因为这种症状而被身体的免疫系统攻击了。

这毕竟只是基于自然科学的推论。如果萨拉能够以医学对小岛上发生的事情作出解释,那么吸血鬼和返老还童就不应该是超自然事物了。她的母亲米德里德的返老还童,更倾向于指向另一种可能。就像保罗神父向信徒们所应许的,“天使”的血能使身体进入最巅峰的状态,这一状态排除了怀孕和衰老。米莉因此返老还童,而伊琳因此恢复到怀孕前的状态,所以大陆的医生检查结果是没有发现怀孕的迹象。

尊严

萨拉向哈桑警长求助,但警长并不愿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介入此事。他向萨拉讲述了自己的过去。在911恐袭后,他试图为了保护这个国家做些什么。他加入了纽约警察,参与治安、反恐工作。他的努力得到了肯定,获得了升迁,但他发现和他情况类似的穆斯林还有很多。政府开始重视这一现象,并且排挤这些中东裔。祸不单行,他的妻子得了癌症,没过多久就去世了。他想像妻子所期望的那样,带着 儿子阿里有尊严地活着。既然在纽约,没有人在乎他的努力,而穆斯林也仅仅因为他们的宗教而得不到尊重,那么就换到另一个地方远离这些是非吧。哈桑带着这样的想法,来到了克罗克特岛。

可现实并不像他所想的这样。这里的人们并不欢迎皮肤黝黑,留着络腮胡子的男人。哈桑只能与岛上主流的天主教徒保持一定的距离,还要忍受像韦德市长、贝弗这样不时对他表现出基于宗教因素的不屑与压制。用圣经的话来映射之,当“我们”的宗教在当下具有统治性地位时,“我们”就放弃以心里尊主为圣、好吸引并预备别人前来询问“我们”盼望的缘由,而选择以权力和舆论的压力来勾人入教。尽管警长还不愿意帮忙,萨拉仍然建议他带上武器。根据莱利的遗言,在这座岛上将有大事发生。

孤岛

莱利说得没错。复活节这天,萨拉试图带上血样去大陆作进一步研究,却被告知,所有的船都在检修。接着,到了晚上,电力系统、通讯系统相继被关闭。在神父的授意下,斯特奇已经把克罗克特变成了一座孤岛,以保证复活节午夜弥撒不会遇到意料之外的阻挠。人们从各自的家中出来,点燃蜡烛,唱着《向耶和华唱新歌》,队伍一直行进到教堂里,在保罗神父的台前坐下。

神父的计划就要实现了吗?未必,因为莱利已经埋下了反抗的种子。莱利借助父亲的手将他给保罗神父的信交在他手中,哪怕莱利的父亲都不相信莱利,而认为他喝醉了、出现了幻觉。神父打开信封,看到纸上写着上帝对亚当的宣判:“记住,我们本是尘土, 仍要归于尘土。”又一个绝妙的讽刺。一个死去的无神论者,提醒一个“永生”的神父,别忘了圣经是如何看待人的归宿的。神父沉默了一会儿,把信纸揉成一团。

使徒

斯特奇继续扮演着神父的使徒的角色。他成为首位自愿喝下毒药的人,要在前来参加弥撒的人群眼前成为作见证的先锋。哈桑警长认为这些人疯了,正打算带阿里离开教堂,却看到那位“天使”正站在门口,缓缓走进教堂。神父欣喜地向陷入疑惑、惧怕中的人们介绍,这位更是重量级。“天使”来到台上立定,张开蝙蝠般的翅膀,而斯特奇在此刻也起死回生。

这位使徒的见证赋予了信众勇气与信心。大家纷纷接过贝弗分发的毒药,正要照着神父所呼吁的,付出一点点勇气、忍受一小会儿痛苦,去换来更大的神迹和祝福。而阿里也挣脱了父亲的手,选择信靠“上帝”。警长掏出手枪,试图阻止儿子的疯狂,却被身边的几个人一拥而上、给按在地上,手枪被摔在一旁。

神父极具感染力的呼召,斯特奇的见证,“天使”的现身,这些要素共同营造出狂热的cult氛围,人们掩耳不闻伊琳、萨拉母女的劝说,纷纷喝下毒药,然后抽搐、吐血、倒在地上。米德里德趁乱捡起地上的手枪,把保罗神父爆了头。“天使”嘶吼一声,扑向神父的爱人,抓着她飞出了教堂。

传扬

阿里和其他饮下毒药的人们逐渐醒来。他们能感受到万物的流动,尤其是其他人体内的血液。贝弗吩咐将那扇被“天使”撞开的大门关上,以保证“福音”在教堂里得以践行、复活的恩赐能临到在场的所有人。

拒绝饮下毒药的人们,被复活的人按在教堂长椅上、地上。他们的脖子被撕开,鲜血喷涌出来,以飨他人。在死去之前,他们被喂食了复活者的血,于是没过多久,他们也得以苏醒,成为与啃食他们的家伙们同样的存在。

艾德被扑到在地,而安妮跟着伊琳、米莉、萨拉、哈桑逃到教堂主厅后面的房间,却撞见了先前躲在这里的贝弗。伊琳对她举起了手枪。警长的武器喜提全场最佳,先后放倒了神父和修女。然后这支小队从教堂后门逃了出去。

教堂的大门打开了,被“天使之血”更新的吸血鬼们走向居民区,去传扬他们称之为“福音”的某种东西。

(待续/赞赏随意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