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是谁

我们是两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。

我是Tim,Timothy的简称。我更喜欢“蒂姆”这个翻译,感觉没“提姆”这么土,也没有“提摩太”具有那么浓厚的圣经色彩。

Nikki是我太太。这个名字往往被翻译成妮基或者妮姬,我还是喜欢妮琪,不会像前面两个名字那么妖艳。

我成长于长江以南,她则在长江以北,这就注定了我们是异地恋。我们每次约会时,都会尽量找一个折中的地方见面,即使是这样,我们仍然要分别花40分钟左右在路上。
当然,那已经是过去时了。现在我们已经结婚4年了,可有时还是会觉得结婚仿佛就发生在不久之前。

除了一件事。我们曾经有个孩子,我们叫他喜乐。今年春节前后,他已经发育到6个月左右了,可他突然就没有了心跳。那是我有记忆以来,第一个在医院读过的除夕。关于喜乐的故事,以后若有机会再多聊几句吧。

就目前的情况,我是名传道人,她是全职太太。请别误会,我的意思不是“我是(一位)【有名的】传道人”。她也并不想维持全职太太的现状,只是,已婚未育,意味着她正处于职场鄙视链的底端。HR把薪资都砍到她上一份工作的一半了,还是不愿意要这位随时有可能怀孕的“三十而已”。

不过这种状态倒挺像我过去对亚当和夏娃的误解。曾经我以为,亚当夏娃就是NEET,也就是Not in Education, Employment or Training,意思是“不读书,不工作,也不接受培训”的一群人。这可不是家里蹲的意思,NEET可能会自己整点儿项目,或者云游四方,不一定就蹲在家里无所事事。不过很多NEET的确同时也是家里蹲就是了。我有段时间的梦想就是成为【一名】NEET,而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,就是我当时眼中的NEET鼻祖。

不过我很快就知道了,这是在按自己的立场乱解释圣经。而我在NEET了近一年后,走上了读神学和服侍教会的道路。这也意味着,我基本上告别了成为NEET的可能。服侍信徒和慕道友,尤其需要终身学习,因为我所服侍的人群,每天都在接触世界带给他们的新鲜事物。不过对于能够有一年的NEET时光,我已经很感恩了。

关于对这个公众号/网站的构想,大概从否定的进路来解释会更方便。我不打算在这里讨论、解答什么神学问题,免得抢了各路云牧者的生意。我不会开设网络课程,更不会借此敛财。在今天,有时间和金钱资源又有意愿学习的人,可以轻松获得比我所能提供的要好得多的教导资源。我也尽量不去批判某些人、某些组织势力或某些观点。我只想把这里当作一块我的自留地,和某个或彼此熟识、或未曾谋面的你谈谈人生、聊聊信仰。如果奇妙的上帝万一使用我的文字帮助到了你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在这个网红与公知齐飞,抖音共视频(号)一色的年代,我想成为一个逆行者。我相信文字的力量,毕竟上帝没有在圣经里放进任何一张插图或一段视频。事实上,阅读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是容易的事,对于我自己而言亦然。其实,我自己平时也会把很多时间花在看各种视频上,所以我才可以说,我知道这种生活方式有多浪费时间。我过去从事过视频制作相关的工作,我知道制作一个优秀的视频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。但是,任视频或其他媒体形式能带来怎样的沉浸式体验,我始终相信文字是传达最有效率、内容最深刻的载体。
你大概关注了许多公众号,或许你每天还会刷一会儿微博,或许你还要看看B站上自己喜欢的up主有没有更新,或许你还要check你心水的直播间里有没有值得下手的便宜好物……你为自己设置了一系列日常任务,而这些由你设置的日常任务,瓜分了你最宝贵的资源——时间。所以,我想说的是,我并不想参与进来,从你的那些日常任务中分得一杯羹。尽管,这个公众号会以怎样的频率更新,我无法保证。所以,就算这个公众号躺在你的关注列表里却从来不被点开,抑或我们只是擦肩而过、后会无期,这都并不重要。

是的,和你认识上帝、此生蒙恩相比,这些都是轻如鸿毛之事。愿你和你的朋友、家人在我们的恩主里平安无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