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想文士|基督教牛肉面教程

思想文士|基督教牛肉面教程

Hi,我是Tim。

文士在圣经里,虽然有以斯拉这般大大被神使用的敬虔榜样,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,是耶稣所驳斥的那些吹毛求疵的律法主义者。他们空有学历、却无学问,空有头衔、却德不配位。另外,他们用经过打磨的话术,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包裹起来,需要好好揣摩才能窥见一二。他们的观点是脱离现实的,所以他们的生活也无法符合他们所宣称的。​所以新年伊始,我打算以“思想文士”这个新的文章标签,整理记录下平时的一些奇(hu)思妙(luan)想,也试着解构教会里那些常见或不多见的文士式思想与话术,作一些不负责任的分析。如有得罪,敬请取关。


众所周知,一碗香气氤氲的牛肉面里是幸福的味道,而一碗属灵兮兮的基督教牛肉面里是敬虔的秘诀。

正宗的基督教牛肉面,从食材的选取就透露着归正的气息。牛肉的的产地,无疑是新西兰的牧场最为上乘。那里的每一头牛,都接受过唯唱诗篇的教会牧师的按手祷告,把阿米念主义者的罪归到它们身上。经过这样牧养的牛,连牛肉的纹理,都谱写着救恩次序(ordo salutis)的精妙。

基督教牛肉面所选用的小麦,收割于早已拔出所有稗子的良田。而最优质的面粉,毫无疑问,非来自荷兰莫属。在荷兰改革宗大风车驱动的磨坊中研磨七十个七次,唯有这样的面粉所制成的面条,竟然会散发出幽幽的郁金香(TULIP)的馨香,深受广大的改革宗食客喜爱。

将牛肉和面条融为一体的汤,自然也马虎不得。而决定着汤是否正统的,则是水源。基督教牛肉面所使用的最优质的水,只能来自于约旦河。哪怕你无法与耶稣同受一洗,但喝上一碗曾洗过耶稣的汤水,也多是一件美事啊。是的,我们不生产水,我们只是约旦河的搬运工。

用这些食材烹制成的基督教牛肉面,当然只有最正统的基督徒才与之相配。我想把这样一碗面,献给一位已经躺在我黑名单里的朋友。请别误会,我和TA之间并没有什么矛盾,只是在TA的敬虔面前,我实在自惭形秽,只好暂时把TA放进了黑名单,免得自己跌倒了。


尤记得,TA不止一次发给我神学讲座的链接,请我辨析是否足够归正。我用颤抖的手点开链接,看到讲座总共有好几十讲。我想求问神,为什么同样是过的一天24小时,这些人可以在神学的海洋里遨游30个小时,而我却把时间都花在游戏日常任务和圣徒网络客服上。

还有那次,TA发来一个教会史课程,问我是否符合圣经。幸亏隔着屏幕,TA看不到我羞愧的脸。我参与事奉也有好几年了,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教会史可以、而且需要符合圣经。作师傅的人要受更重的判断,雅各长老的警告不断拷问着我,令我惴惴不安。

Photo by Luis Quintero on Pexels.com

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件事。TA的孩子要去灯塔国留学了,于是TA让我推荐那里的基督教学校。这让我再次无地自容。我作为圣徒网络客服,竟然连灯塔国的主内学校都不知道。于是我请TA去问问留学机构,没想到TA拒绝了这个提议,理由竟然是没有主内的留学机构。我彻底崩溃了。这是怎样一位敬虔爱主的人呵!我想我已经无法帮助到TA了,只能以一碗基督教牛肉面来表达我的敬佩与羡慕。

亲爱的弟兄姊妹,你想请谁吃这碗面呢?

(赞赏随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