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工相对论┃后现代基要主义安稳的良心

Hi,我是Tim。

本想谈谈创造科学最近的一篇文章《“兽的印记”——一个正在应验且与你息息相关的预言》。没想到Eddy先写了。无妨,我本来的思考方向就不太一样。

如果当今的福音派,仍然认为自己接过了卡尔·亨利笔下的基要主义者的衣钵,那么他们至少在这方面是成功的。在1947年出版的《现代基要主义不安的良心》里,卡尔·亨利主张,福音派,或者说基要主义者的短板在于“远离社会问题”,因此他开出的药方是“抓住这个机会,重新夺回推动世界新秩序的领导地位”(中文版65页)。

创造科学似乎做到了。即使还没有完全成功,也应该快了。通过诉诸阴谋论、异教徒和无神论科学家的私德、以及一些fake news——虽说可能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还是姑且称之为news吧——他们确实快要夺回领导地位了。虽然就科学圈子而言,离目标仍然有相当的距离,不过在教会圈子里,夺回其领导地位的进度条似乎是快走完了。这一策略当然是正确的。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

尽管没有做过太多调查,我是不太愿意相信,所有的时代论立场人士都可以接受,把启示录中的兽印解释为某种芯片,或任何其他的人造产品,是值得采纳的意见。即使在时代论内部,这种看法恐怕都是没有多少反驳价值的极端观点。因为按照相同的解释方法,保罗笔下的圣灵的印记,也应该呈现为某种可以植入人体的装置。嗯,希望圣灵的印记尽快完成研发,让传福音的时代成为过去。你想上天堂吗?只要植入我们的圣灵芯片,立刻就能信主得救,只要你不卸载它,就必定永蒙保守。

就方法论而言,当代的,或者说后现代的基要派,显然吸取了现代基要派的教训。后者的遗憾在于,把社会议题上的话语权让给了自由派和非基督徒。后现代基要派痛定思痛,于是决定夺取他们的话语权。通过构建一套内部的话语体系,当代的基要主义者,例如创造科学,终于可以指着自己的逻辑闭环宣告〝我是富足〞(启3:17),不再有与外界对话的必要。

对话当然还是要的,不过要维系在降维打击的范式中。令人惊喜的是,他们的升维不仅把他们和非基督徒区分开来,也把他们和非基要派的基督徒区分开来。不过,被降维打击也是难免的,比如那篇文章被404了。只是不知这是否更加证明了他们是被分别出来的一群人。

多年以前,A教会接待了一位加拿大华人,她是基督徒,也是科学工作者。她在A教会进行了一场有关年轻地球论的讲座。在讲座末尾的答疑部分,我向她提问,我们该如何看待神导进化论。牧师似乎有些不悦,要求我先解释一下什么是神导进化论。我感到有些奇怪。如果我可以把神导进化论解释清楚,那我为什么还要提这个问题呢?好在那位姊妹没有因为我的无知就不理会我的问题,更万幸的是也没有对我降维打击,虽说也没有对问题作什么实质性的回应。

我并不是主张,在某个领域没有足够充分的了解,就不能持有某种立场。首先,“足够充分”是难以定义的。再者,就我们平生又少又苦的年日而言,要让自己的一切立场都基于充分研究,这并不现实。不过,在自己没有充分研究过的议题上,要说服别人接受自己的立场,这就很让人困扰了。而当他人因为无法被说服,而被扣上“不基要”乃至“自由派”的帽子,就更令人感到迷惑。讽刺之处恰恰在于,后现代的基要主义败光了路人缘,基本上是由于他们在非基要的议题上的表现。

卡尔·亨利认为,基要派在参与的文化战争中,“应当指出在基督里的救赎才是唯一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”,“这才是真正的福音派方法论,而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将其应用出来,则是一个有待完成的任务”(中文版67页)。而后现代的基要主义者,用不到10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卡尔·亨利的任务,尽管似乎有些偏离了他的方法论。通过把一切议题基要化,后现代的基要主义者在他们关注的领域里,“胜了又要胜”(启示录6:2),终于得享卡尔·亨利翘首以盼的安稳良心。

(赞赏随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