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工相对论|敏感的词,敏感的人

Hi,我是Tim。

A教会的公众号试图推送本周讲道的图文,不出意外地,又双叒叕失败了。可惜了贾兄辛苦编辑。我已经懒得去挨个测试到底是哪些个词触发了审核。就我自己而言,其实倒没什么损失。本来就讲得不怎么样,我也不打算搞什么云牧养割韭菜。即使在公众号上发一句“本周没有证道”,也不可能仍然喜获1800多阅读量。不过,A教会加上儿童也不到400人,公众号的关注人数却超过了700人。我不由得好奇,不属于A教会的关注者分别来自哪里,A教会的信徒在关注者里又占比多少。

话说回来,教会公众号不能用,不见得是坏事。这多少可以倒逼信徒好好礼拜。非常时期,礼拜且做且珍惜吧。自从疫情导致聚会转移到线上以来,A教会特别体谅信徒们的软弱,不仅再也没有主日门训课程了,连线上礼拜都要在下午重放一次录屏。即使是这样,还是有一些弟兄姊妹迟到或缺席,找我要录音录像文件,偶尔还要处理一些技术问题。我充其量只是个写稿子的,IT是一窍不通。算了,抱怨并不能让事情好转。劳者多能吧,属于是。


9月有幸和几位up主同桌用餐。其中最大的V在B站已经有200W粉了。作为主内新媒体小透明,我和Nikki识趣地在觥筹交错之间,安静地听他们侃大山。席间他们互相谈到自己稿子被公众号毙掉的事。媒体人嘛,基操勿6。其中最离谱的是,一篇稿子里有个人叫小东,说小东突然遇到个什么事。于是,系统因为出现了东突这个词,就把整篇文章毙了。嗯,看到这个关键词判定,那个〝先吃水果,然后喝开水〞的造句就真没什么毛病了。百万粉大V碰到这种AI审核,一样被按在地上摩擦。我想我们这些几百粉的小透明,实在没必要被删几个稿子就哭着喊着受了逼迫。至于那些被封号了就说是公众号殉道,就颇有行为艺术的风韵了。

不久前,皇室战争作出了重大更新,给越来越疲惫的玩家提供了一些继续玩下去的动力。在这个游戏里,玩家匹配是在全球范围进行的。作为中国区玩家,我常常会遇到一些游戏ID被屏蔽的对手。这也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必须习惯的事了。有的中文ID被屏蔽得就挺莫名其妙的,但是匪夷所思的是,一些英文ID也会被屏蔽。比如我就经常会遇到ID是D**id的玩家。我就奇了怪了。我不是不能理解审核员屏蔽**的用意,但是这种算法是不是也太蠢了呢?就算D**id的中间是**,这好歹是一个很常见的名字吧。要是连一个词中间夹着**都要屏蔽,那么是不是马丁路德金那篇著名的演讲,我们也只能看到《I h**e a dream》这种版本了呢?

A教会打算自建网站。如果事成,在取代公众号的基础上,或许还可以提供更多功能。当然,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了。A教会倒是正在筹备执事换届事宜,拥有候选资格的有61人之多。不知道他们中间有没有比我更了解互联网领域、同时愿意在这方面为教会做些什么的人。这是好事,其他教会可以参考一下,量力而行。起码,不会每当要发布什么内容的时候,就劳驾那个还不太聪明的AI审核员。

真要屏蔽,那也是直接把整个网站屏蔽掉嘛。

(赞赏随意)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注销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